週一 2014-02-03井上启敢
原文在此,请多拜访和按广告!

今年教协的监事选举,进教盟19人打着改革的旗号,与半保皇派的张文光分庭抗礼。有不同声音的人竞争当然是好事,但是我比较悲观的是,即使进教盟在今次选举大胜,也无法撼动教协保守的性质。

有甚么样的会员,就有甚么样的教协。以张文光这样的无能之徒能够执掌教协而且让教师权益节节败退,他无能固然是一个原因,但是我们是追究那些让张文光当选的保守教师——就是这些保守及持有既得利益的教师。因为他们已经是旧制的人,不受教改威胁,所以他们只要求稳定以让制度给予利益,对新晋教师的苦况充耳不闻,自然会选张文光此类废物进场,制肘教协的激进化。

眼见全球不少的国家的教师工会都如杂种所言「敢于亮剑」,透过罢工等行动争取社会公义和自身权益,香港的教师实在是静得出奇,只是搞一些对政府毫无威胁的示威游戏,自然大败收场。而且不少教师更加是学校专制的拥护者,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自由主义,那样教育的本义又如何达到?

再回想一下,七十年代的教师罢工运动如何壮烈,但是教协到了现代比鹌鹑更鹌鹑,这可能和司徒华是共党地下党员有关,但更明显的是,整个教师阶层的中产化令到教协变得保守,不再用激烈的手段和政府抗衡。纵观七十年代后的教师,已经不再发动罢工;对比起基层工人仍然有罢工的事件,足见教师阶层因为变成了既得利益者,开始保守起来。

教师当然有让他们保守的利益,在教改之前,教师是薪高粮準的职位,他们甚至可以置业买车,俨然是中产的代表。儘管后来教改杀到,但是对于一些已有铁饭碗的老教师来说,受折腾的只是新人,他们的利益又不受损(吃「肥鸡餐」除外),为甚么要冒着和权势对抗,以致自己失去既得利益?而教改初期正值金融风暴,就算是新人也庆幸自己有个水泡,总好过其他就业市场,自然不会用激烈行动来抗衡政府和资本家。

到了现在,「教师=中产」这个形象已经深入民心,人人也要争夺余下不多的职位。但是,现在教师已经变得血汗工人,超时工作已经拖垮教师的心力;外加校方将学校商业化,以合约制聘请教师,使得职场前景更不明朗,愿意参与工运的教职员可以更少。

要如何让教师醒觉?我认为不能再让现有的教职员迷信他们是中产,自以为可以在这个严苛的环境下自得其乐,我们有必要让他们明白,这个世界归究是阶级矛盾的社会,教师要改善自己的生活,除了倒向其他受压迫的阶级支援他们,别无他法。但是有多少个教师不幻想自己是中产?不幻想有一天可以置业?不妄想自己可以独善其身?这是我对进教盟悲观的原因。

图:教协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