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沦为自己讨厌的人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Mathias Apitz (München))

日前跟好兄弟下午茶聊天,他提出了一个发彼此深省的看法:

「我们在职场中开始带领年轻人,当大家以一己人生观处理跟后生仔的关係时,我有点担心自己会否为了坚持己见,而成为他们眼中讨厌的老屎忽——沦为自己曾经讨厌的人。」

年轻人大情大性,不平则呜,除了激情,还有热诚,穷则变,变则通,这种屡挫屡战的气质,正是老屎忽一开始诞下已经苍老的终身盲点,那些所谓看透世事的前辈除了靠吃盐和米的食量自吹自擂,嚏之以鼻,根本毫无潮流趋势之策。

成也经验,败也经验,老屎忽是如何鍊成的?无关年纪,在乎心境,因循迂腐的人,凡事问往绩拿惯例,抛售常识,外判脑袋,参考例子以外都是禁区,Always think inside the insidious box,老屎忽愈活愈退化,面对万剑朝宗的朝气青年,趁他们未晓飞前率先拔掉他们的翅膀,杀子自保为尚,委实可悲复可耻。

活在这个道德不值钱的堕落城市,今日嘅我打倒昨天的我,司空见惯,1989年谴责北京大屠杀的生物,现在是被牠谴责的畜牲的畜牲;名字是民主的党却以最不民主的目光物化人民;一直不死的死士还可拿着「死士」招牌到处指点江山;曾经声称某人渣当特首他便会撤资移民的人,现在是享受人渣唾液甘霖的报界契弟。

社会裏满是这些面皮很厚廉耻很缺的仆街冚家铲,犬儒兼冷漠麻木的大众也无耻不甘贱人,结果这城市的道德只是拿来讲的,伪善的人向霸权献菊,向弱者抽刃,他们根本没有活得比物理层高一点的胸襟,一味替收买球证的人渣队伍做胜利球迷,卑鄙无耻为尚,仁义礼智不彰,书本中的真善美彷彿海市蜃楼,承蒙渎职的达官贵人示範厚颜,亦感谢太多是非不分的不是人在扮人。

香港,已经是个人兽不分的斯文地狱。

儘管人心不古,成年人亟需善小亦尽力为,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作育英才,无关职业背景贵贱,毋忘初衷,并非靠把口,律后生仔轻狂以宽,律老屎忽暮气退步以严,成年人站到年轻人跟前替他们遮风挡雨开路,世代不必再争,负笈开拓推翻迂腐陈朽烂时代之糜,济后辈前路,方不负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