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用关爱座的矛,攻让座之盾

自从港铁引入左「关爱座」概念后,我想人人对于让座这个问题已经开始不胜其烦,偏偏问题日日新鲜日日甘,程度简直仅次于「土地问题」,而且影响已经由本身有「哈哈笑」的位置,漫延到无「哈哈笑」的普通座位。今时今日,依然有人站在道德高地、依然有人会拍照公审、依然有人会觉得係理所当然。

有一次,我的朋友下班时让座给一位孕妇时,她的反应好像很理所当然地把屁股一下子印在座位上,连说句谢谢的基本礼貌都没有,眼神还带有埋怨,好像觉得朋友应该早点起来似的。事后朋友告诉我,那次他弄伤韧带,但因为工作繁多而需要忍痛上班,为了减缓痛楚,所以需要坐下休息,可是受不了乘客的不屑眼神,而且朋友身形比较高大,长期坐下会有一种「明明身体健康却不让座」的错觉,又不好逢人便解释自己病患,加上有乘客站在道德高地要求朋友「赐座」,哑子吃黄莲下只好让位。其实让座予有需要的人是美德,但不应变成强迫性,否则就曲解它原来的意义了。

类似的情况我也曾经试过,有一次因为踢足球弄伤了脚,但看到有位长者站着不方便,所以我就让位,他跟我说了谢谢后,站在隔壁的大婶(应该是认识的朋友)竟然大声说:「做咩要多谢?这是你应得的座位啊!」听完后我觉得有点难过,毕竟那时候我的脚是真的有伤只是表面看不出来而已。

老实说,平常每当乘地铁时遇到孕妇或那种举步维艰的老人我也会主动站起来让座,是觉得别人需要帮忙就真心行个方便那种,但对方也总不能认为让座是应份,一句谢谢是礼貌的回应,一个微笑也可以,如果都做不到个人修养就真的有点糟糕。

再者,有时别人不让座,可能有些隐性的需求是我们肉眼看不到的,例如累得要死的上班族,M痛的女生,身体不舒服但是看起来很正常的人。这些状况任何人都不会故意说,但不代表他们不需要座位,不让座也许不是不想,而是有苦衷,所以我们需要的是不要用奇异的眼光看坐在座位上的人,毕竟座位并非只是为了老人小孩孕妇所设立的,每个付款的乘客都应该有均等的使用机会,请对别人多些谅解和包容。